小莫和老童(土壤芬芳
分类:lom599 热度: ℃

  老童的话没错,在他们派出所管界,二百零六平方公里,不到一万人口中,汉族、瑶族、布依族、水族和苗族居民和谐共处,其中,汉族人口仅百分之二,瑶族群众占了绝大部分。

  他们的派出所是贵州黔南荔波地区的瑶山派出所。加上小莫和老童,所里一共只有五名民警。虽然警力少,但工作量一点不少,接警处警、治安防范、打击犯罪、户籍管理每一项都疏忽不得。

  小莫个子高,体形瘦削,健美肌肉伸臂可见,那是他大学期间的锻炼成果。老童个子矮些,稍胖,刚满四十岁,已经谢顶。他们一起出警时,一高一矮、一胖一瘦的两名警察,倒是山间的一道风景。

  瑶山,真像琼瑶之山。小莫走访山顶悬崖边的力书村时,一团团的云雾围绕着他,犹如仙境一般。老童带着辅警上门给群众办身份证,背着相机和采集指纹的仪器,翻山越岭,有时还要攀爬云梯。

  派出所就在半山腰的路边,一座简易的二层小楼,一辆警车停在院子里,门口的警灯在夜幕中闪耀着,特别醒目。虽是山腰,但因为路修得好,所以汽车可以从山下一路开上来。老童说,以前这里都是土路,不通车,居民背着自种的食药材、自做的手工制品,赶着自养的牲畜徒步下山赶集,卖掉这些东西后,除了买回生活必需品,男人们总要买些酒喝。回家的路上,他们边走边喝,常常走到半山腰时,已是大醉,在路边倒头就睡。有时,倒在路上睡觉的男人们能排成一队,民警们只好把他们一一挪到路边,以免被过往的摩托车和牛羊群撞到。男人们打着鼾,妻子们则坐在一旁守着,不呼喊,也不骂人催赶,就那么守着自己的男人,等他睡醒后一起回家。

cc国际是哪里的   老童最愿意给外地来办案的警察介绍当地青年男女的恋爱风俗。女大当嫁时,瑶族姑娘的卧室都会凿出一个直径两厘米、通向屋外的“恋爱洞”。晚上夜静人稀,大门紧闭,年轻小伙子带上一根棍子,来到“恋爱洞”旁,用棍子捅进“恋爱洞”里,姑娘们知道是心上人,就对着洞口情意绵绵地与情郎谈个没完。如果姑娘不喜欢这个小伙子,就默不作声,小伙子只能无奈返回。外地民警有时会问,老童,您当年捅了嫂子的闺房没?老童说,我当然没有,我直接说,你嫁给我吧。就这样,她就嫁给我了。小莫知道,老童的妻子也是一名民警,在县公安局。这个双警家庭里,老童每天都在所里和辖区忙着,妻子在县城总要外出办案,夫妻俩一个星期才能见一次面。但每当提起妻子,老童都是一脸的幸福。

  小莫生在荔波,长在荔波,是家中的独子,在武汉读的大学,自动化专业。毕业后他一门心思当警察,便考了公务员。他当社区民警时,一次蹲堵犯罪嫌疑人,抓捕行动还没开始,旁人的一个异常声响惊动了嫌疑人,嫌疑人疯狂逃窜,小莫毫不迟疑,从五六米高的墙头跳下去,将犯罪嫌疑人抓住。小莫到瑶山派出所当所长,已经五年。他说,他喜欢这里的山,这里的水,这里的人。他愿意守护着这瑶寨的平安。

  瑶山风景优美,但山高路远,交通不便,孩子们读书都在学校寄宿。小莫当了所长后,就和老童一起到界内的中小学给孩子们讲安全课。讲什么呢?讲遇到什么情况拨打110报警,讲遇到坏人怎么办,讲什么是罂粟花,讲什么是毒品。他们讲课不是照着本本念,而是现场演小品。小莫当然本色出演,演警察。而老童呢,自然是演坏人。老童幽默夸张的样子,逗得孩子们哈哈大笑。就在这笑声中,孩子们学到了很多安全知识。

  瑶山的治安不错,刑事案件极少,这是小莫和老童最得意的地方,我们辖区真的很好。他们说这话时,就像在说自己的家。但他们依然闲不住,因为意外常常不约而至。

  每年的旅游旺季,瑶山的风光都吸引着天南海北的游客。那年7月的一天,刚刚还是晴空丽日,突然间狂风呼号,瞬间,许多树木被风卷断。特别是206省道上,受灾情况严重,几十根被风折断的树木挡住了道路。游客车辆大量滞留在距省道约三公里外的路段。

  接到警情后,除去一名女警看家,所里的民警和辅警都冲进了雨里。小莫带着两个人开车前往堵车现场疏导交通,安抚游客情绪。老童骑着摩托车奔到树木折断的地方。来的路上,几名住在派出所附近的村民听老童一招呼,都跟了过来,其中两名村民还带上了家中的斧头和锯子。大雨中,警民一起将拦路的树木锯断,再将树木搬到路边。老童一边干活儿,一边告诫大家注意安全,嗓子都喊哑了。

  三个小时后,路,通了,游客的车辆,开过去了,风小了,雨也小了。警察们落汤鸡似的回到派出所,却遭遇停电,连口热水都没喝上,更别提洗个热水澡了。但大家说笑着,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拧着水,对刚才风雨中的狼狈毫不介意。

  瑶族群众自古靠在山上打猎、种植包谷、蓄养牲畜为生,生活清贫。但他们生性乐观,对物质的要求很低,唯一在意的是自家的牛羊,那可是他们最贵重的财产。对待这些牲畜,瑶族群众往往是就在山头间简单扎上些木栅栏,把猪、牛甚至几笼小鸡都散养出去,让它们满山遍野地奔跑。

  一天晚上,一个村民报警,说自家的牛十几天不见踪影,请民警帮忙找牛。老童去了解情况。原来,这户村民的牛已经散养了半年,十几天前,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牛该回家了,于是在山间寻找,可找了两天都没找到。他便回家拜求神明让他的牛赶紧归栏,但还是没能奏效。从寄宿班回家的孙女看见爷爷着急,便说,牛是不是被人偷走了呢,咱们打110吧,请警察叔叔帮忙。村民这才报了警。

  转天一早,几名民警到山里找牛。两个小时后,小莫在一个山坳里发现一头牛,可丢牛的村民一看,就使劲摇头,这不是我家的牛。小莫知道,瑶族老乡就是这样诚实,绝不会去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也正因为这样,瑶寨邻里从来都是和谐而居,被盗案件极少发生。

  第三天上午,民警发现一堆刚刚留下的牛粪。县里的警犬被带到现场,警犬闻了闻牛粪,然后一路嗅寻下去。最后,正悠闲散步的大牛被警犬找了回来。村民搂着健硕的牛说,这是我的牛,没错的。后来,村民的大牛卖了两万元,一家人高兴得不得了。

  虽然刑事案件极少,但小莫从未放松自己的警务技能,射击、盘查、法律法规运用样样精通,还曾经代表黔南警队去省里比武,获得出色的成绩。他曾带领所里民警端掉一个赌博窝点,也曾帮助外地刑警在辖区抓住一名网上追逃人员。他还一直关心着一位孤寡老人,定期用自己的钱去给老人买米面油,陪老人拉拉家常。

  老童呢,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副所长工作,像位兄长站在小莫身后,支持他,帮助他。在瑶山的小博物馆里,墙上有许多放大的照片,有国家领导人到瑶寨慰问的情景,也有瑶家人的节日庆典场面,每个瞬间都拍得那么精彩,站在镜头对面的人都笑吟吟的。而仔细一看,在照片的边缘,人群之外,总会有老童的身影,他严肃的面容和警惕的眼神似乎与照片表现的基调格格不入。可恰恰是这样的老童才是真正的老童,正是他尽责地游离于这欢声笑语之外,才能让这欢声笑语更加绵长和持久。

上一篇:津门书家赵子玉书法展24日揭幕 下一篇:斗极七星在道教中的七位星君是?代表?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